Till the End (二战史向)2.

历史不容忘记

仅以此文铭记在台儿庄战役牺牲的战士们

下一章慕尼黑会议√

目前无cp向,在想要不要加……









 

2.血战台儿庄

 

1938年3月20日,日军矶谷师团借攻克滕县之威,在飞机的掩护下,集中4万人,配以坦克、大炮,向台儿庄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企图一举攻占徐州。

刚从上海赶回的本田菊自然没有落下这一场战役,进入山东后就立马与第十联队的赤柴八重藏联队长取得了联系,经过临沂和藤县两战的士兵士气低落,穿行在战壕中的战地记者也是愁眉苦脸,不知该写些什么发回日本的报社。

“情况怎么样了?”本田菊进入临时指挥部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而望着地图愁眉苦脸的赤柴八重藏似乎是没听见一般没有答复,这位有着“鬼赤柴”称号的军官此时此刻居然被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轻视的支那军队打的自乱阵脚,本田菊几乎有了想让他对着天皇御赐军旗切腹自尽的想法。

小城台儿庄,位于中国山东境内,著名的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因地处江苏与山东两省交界,又被称为:山东南大门,江苏北屏障。

是本田菊这次作战要吞下的地点。

可这一场战役足足打了半个多月,己方所损失的兵力令自己无比胃痛,两方久久僵持也不是可行之策,但强攻又不是办法,一时间本田菊也把自己拖进了一个怪圈无法跳出。

时间推移至3月24日,台儿庄前日本临时作战指挥部。

“诸君,今日一战,大日本帝国皇军的荣耀都寄托在你们的身上了。”本田菊言辞激烈掷地有声,他挺起胸膛,搭在佩刀上的手随着情绪收紧,青筋暴露“我代表天皇在此等待你们的凯旋!”

朝阳初上,战地上的几只白嘴鸦拍打着翅膀飞上墙头,插在战壕外的日之丸旗迎风招展着,似乎在提前宣告着这次战役的胜利,而日军宛如按捺不住的饿狼一般张着血盆大口冲向了台儿庄这块在他们眼里异常鲜美的肥肉,炮火阵阵作响,震飞了些许误入此处的归燕,历经半个月炮火洗礼的青天白日旗上满是灰尘,惨惨淡淡的垂挂着,本田菊阖上双眼将长刀横置在腿上,手指拂过刀柄处金色花纹,思绪万千。

任凭哪一个国家都会清楚一点:战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产物,是一种极复杂、极特殊、具有其自身规律的社会政治现象,是政治通过暴力手段的继续。

王耀和本田菊自然也是清楚,作为两个千岁以上的国家他们所经历过的战争远比欧洲各国多得多,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3月27日,清晨,武汉武昌。

“蒋先生,台儿庄方面还没传来消息吗?”王耀数不清自己第几次跑进了通讯室,由于身体原因不得不留守武汉与蒋介石坐镇民国政府的他对台儿庄方面也是束手无策分身乏术,只能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传来。

“不……还没有”坐在电台前的姑娘摇着头把耳机摘下望向他:“别着急。”

“老子配给他几十万的军队!要是还打不赢那就让他提头来见我吧!”蒋介石的耐性终于磨尽,将手上的军帽狠狠摔在桌子上大发雷霆:“还焦土战术,他李宗仁打不赢仗老子就让他变成焦土!”

“王先生,收到一个陌生电台的传信。”不知是什么时候,坐在电台前的姑娘已经重新戴回了耳机,在纸上写写画画着字母“是JN25b密码,日本方面的。”

“拿给我看”王耀皱眉,这时候接到日本拍来的电报可不是什么好事。

八组码,二十三位数字,王耀看的有些费力,不过大致意思还是可以弄懂的。

 

“耀君,我部已兵临台儿庄城下,不日即可攻破,先前所谈之事,烦请三思。”

 

“妈的!”王耀难得的爆了次粗口,他将密码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本田菊之前的话王耀到现在还记在脑子里:

“你成为我的傀儡政府,我就能腾出更多的兵力去东南亚。”

放他娘的狗屁!王耀狠狠地锤着桌面,可是怒气很快就被一种铺天盖地的无力感压过,国民在为自己浴血拼杀,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帮我回电……”王耀深知,国家的两个臂膀,一个是军事,一个是外交,他必须熬到英美等西方国家转变态度,给予支援的那一天,他现在能做的,一方面是继续抗战,用实际行动说服国际社会支援自己,一方面是争取时间,向以重庆为首的大西南转移。

以时间换空间,等待着国际上的变化。

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来说也不为过,可是这种局面什么时候是个头……王耀自己也不清楚。

 

“长官,对方回信了”

“拿给我。”本田菊睁开双眼,将电报纸拿在手里,这组密文出奇的短,而且是使用自己方面的JN25b密码发送过来的,看来需要向上面提意见改密码了……本田菊这样想着,目光扫过那寥寥几行字母。

 

“去你妈的。”

 

“耀君既然意思如此坚决……”本田菊强忍怒气,将电报纸对折两次放进口袋“下令攻城吧。”

 

随即大地便开始了可怕的摇动,那是坦克和大炮推行而过所带来的震颤,本田菊一直站在那,就站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前,他想说点什么,他想做点什么,拔刀跟士兵们一块冲锋?当然不是。他张着嘴,喉咙干涩的只溢出几个音节,战地上不知死活的乌鸦还在争抢着腐肉,丝毫不在乎从它们的食物身体上碾过的坦克,踩过的军靴,得到多者洋洋自得的飞上天空,落在不远处的枯枝上享受早餐,而无所获者只能悻悻而起,寻找另一具新大陆。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摧古拉朽,满地疮痍,三小队的士兵们轰开了北城门,他们在欢呼,高喊着天皇陛下万岁,而守军则扔下手中早已没了子弹的枪,咆哮着扑了上去。

士兵们在肉搏,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牙齿和拳头,撕扯着,拳打脚踢着,不知是混乱中谁放了一枪,日军这才想起手中的家伙事并不是柴火棍,他们齐刷刷的上膛,对着这些手无寸铁的残军开始扫射,炊事班长拿起了长勺,炊事员拿起了铁锅,第8连裴克先连长高喊着:“兄弟们!跟我来!”带头冲进了破庙据点。

“长官……第八连……全体牺牲!”前来通报的士兵眼含热泪,炮火溅起的灰尘粘在他满是血污的脸上浑浊的分不清颜色。

李宗仁放下手中的铅笔,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电报武汉方面,我军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要守住台儿庄!”

电报刚拍发过武汉总部没多大一会,电话铃声就催促着李宗仁不得不扔下手上刚拿起的铅笔去接听,那是在前线指挥的孙连仲,透过电话李宗仁分明能听到那端猛烈炮火的声音,电话那端的人嘶吼着,像是生怕对方听不清自己说话一般:“报告长官,第二集团军已伤亡十分之七,敌人火力太强,攻势过猛,但是我们已经把敌人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能否请示长官答应暂时撤退到运河南岸,好让第二集团军留点种子,也是长官的大恩大德!”

“敌我在台儿庄已经血战一周,胜负指数决定于最后五分钟……你务必守至明天拂晓,这是我的命令,如违抗命令,当军法从事。”

又是一阵炮声,电话那端的孙连仲沉默了几秒,他看向桌面上摆着的57师电文,咬牙切齿的回复道:“好吧,长官,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他狠狠扣下电话听筒抓起那张电文看了又看,一个大男人站在被炮火笼罩的指挥所里泪流满面,弹尽,粮绝,人无,城破,全军死战台儿庄!他联系上台儿庄守备池峰城几乎是用尽全力喊着他最后的命令: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有敢退过河者,杀无赦!”

四月三日凌晨,本田菊揉了揉因一夜未合而干涩的双眼,起身活动了下关节从指挥部走了出来,硝烟的味道还没散,远处的炮声还没停,遍地都是来不及清理的尸体和枪支弹药,台儿庄已经攻下了三分之二。胜券在握。

“告诉战地记者,可以报喜了。”本田菊得意洋洋对身边人吩咐道,这场耗时一个月的战役终于要结束了,所谓强劲对手也不过如此“对了,再叫几个翻译过去劝降,支那人的心理在这种时候最是脆弱。”

 

武汉武昌,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刚刚结束,对于早就知道结果的王耀来说这一场会议无非就是走走过场,他心里真正牵挂的还是台儿庄战场,会议结束时已经是傍晚,王耀婉拒了晚上宴会的邀请,一个人跑到了通讯室等待着台儿庄发过来的电报,用心急如焚已经无法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国民受苦受难,祖国却在苟且偷生,何其讽刺?

“王先生,前线战报。”王耀不知道那个姑娘叫什么,只知道她姓岳,今天的宴会她跟王耀一样,偷偷的跑出来,来到通讯室等待着前线的消息。“日军精疲力尽,被我方予以重创,敌仓皇之中,无法应战。经过激战,我军一举收复三分之二阵地。”

“干得好!”王耀似是松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他摸了摸肚子笑着对那姑娘说道:“许久没正经吃饭,现在饿得要死,趁着晚宴还没结束,咱回去捡捡剩?”

 

台儿庄。

夕阳西沉,将本田菊的影子越拉越长,他一直站在战壕上,身后便是打了败仗的一干士兵,他们垂着头互相搀扶着,有的人丢盔卸甲,更有甚者甚至尿了裤子。本田菊想不通为什么已经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支那军队会有此等能力收回失掉的三分之二阵地,他叹了口气,转身看向那一群力竭逃兵:“你们真该向天皇以死谢罪。”

言罢,他便跳下战壕头也不回的进了指挥部,黑夜渐渐笼罩上了整个台儿庄,硝烟遮蔽住月亮看不清轮廓,黑夜里似乎有人影攒动,不过没人注意。

“长官,下令撤军吧……”本田菊已经不想数到底有几个人来说这句话了,撤军?撤军就代表着自己向王耀低头,真正的帝国军人哪怕是战死沙场也不会示弱!

“在下会妥善处理的”本田菊语气柔和,答案一如既往的是否定。

“长官阁下!”通讯兵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满脸惊恐的看着本田菊,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恶鬼一般:“台儿庄北面的汤恩的军团主力第52军、第85军开始向濑谷支队发起全面进攻……守军的第2集团军也从正面发起了进攻。台儿庄东北面至台枣支线的南路北路的驻军也受到了重创!再不撤军的话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啧……混账!”本田菊狠狠的拍着桌子发泄怒气,他起身看向地图,心中异常纠结,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拿下的台儿庄被生生的扳回了局面,该死的。“传我命令,将坦克汽车烧毁,战马全部射杀,一个也别给支那军队留!全军徒步撤离!”

 

王耀,我们走着瞧!

 

 

 


——————————————————————————————

史实部分:

四月八日拂晓,溃退的日军占领了峄县及附近的几个高地。汤恩伯军团先后包围了日军的阵地,并对峄县展开攻击。因国军缺少重武器和飞机掩护,连攻数日,未能得手,反而还损失不少的人。从此,双方对峙于峄县一线。

撤退的日军战场上遗留了大量的尸体、物资和武器弹药。还有日军自已烧毁的坦克、汽车及许多死马。

可以说,国军取得了一次战术性的中等规模的胜利。

 


评论(4)

热度(25)

© 歧路空南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