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苹果手机在莫斯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各个商场大大小小的橱窗里都会摆上几个盒子,变着法的展示美帝核心科技。
伊万作为个常年呆在医院的大夫也不免被身边的年轻人带动着赶一把潮流,追追时尚。
于是他一咬牙一跺脚买了一部。
起初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接打电话发发短信,时不时刷刷vk和fb上有什么新鲜事。
伊万甚至开始后悔,花这么多钱买一部手机除了运行流畅点,剩下的功能跟自己原来的都一样嘛。
百无聊赖之间,他开始翻翻设置里都有什么自己以前没注意过得东西。
“Siri……?是什么。”
一番调试完成后,扬声器里慢慢悠悠传来一句男声。
“我是Siri,你的虚拟助理。”
“等等你怎么是男的。”
“你真的那么想吗?”
“那我该怎么想?”
“有趣的问题。”
伊万握住自己想把手机摔在地上的手,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那只是个机器不要跟他一般计较。可正当他准备把声音调整成女声的时候却发现选项里只有男声这一个选择。
“bug……?”伊万抓抓头,将手机放在桌子上。
作为普外科医生来说,伊万的工作还是很忙的。终于闲下来的时候,伊万才想起了他的Siri。
“嘿,Siri。”
“有事?”
这么有个性?伊万扯了扯嘴角,坐在隔壁的英国大夫亚瑟抬头看了他一眼。
“嘿,伊万,中风了?”
……都是你的错。伊万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抬头恢复笑脸对着亚瑟摇摇头。
“没事。”
毕竟工作里总对着一部手机神神叨叨的念叨会被同事扭送精神科,伊万只能在下班的时候,或者是午休的时候跟Siri聊上一会。
“Siri,你有别的名字吗。”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很美国的名字呢,琼斯什么的。”伊万把围巾又拢了一圈,深冬的莫斯科冷的可怕。“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那么从现在起我可以叫你伊万·布拉金斯基吗?”
“我更希望你叫我万尼亚。”
“对不起,你的通讯录里没有要找的联系人。”
“……”
伊万将手机放进口袋,搓了搓冻僵了的手指走进公寓楼。
“我可以叫你阿尔弗么?”伊万对着手机问到。
出奇的是对面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很快的就公式化的回复,而且停顿了很久才搭腔。
“好啊,万尼亚。”
声音中没有往常那般的机械化,而极像一个真正的男孩坐在手机那端思考良久后略带迟疑的回复。
伊万用拇指拂过屏幕,仿佛是在抚摸那个名叫阿尔弗雷德的男孩一般。
“让我想想晚饭该吃什么。”
“找到了下列信息。”
一排店铺信息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伊万有些哭笑不得,买了这部手机之后伊万就彻底变成穷人了,一天三顿只能在家里靠着速食面度过。
“谢谢。”伊万还是这么说了,语气就像对着一个努力想把自己成果展示给别人看的孩子一样。


伊万不想承认自己跟一部手机软件交了朋友。
但事实就是这样。
整个医院闹的沸沸扬扬,都在谈论伊万医生患上了手机依赖症的事。
一般普外科这种大科尤其是伊万这种心胸外科的,是不怎么允许携带智能手机的,一方面是耽误工作,另一方面是因为智能手机的信号可能会干扰到心脏起搏器的正常工作。
光是伊万跟阿尔弗雷德聊天的这几个月里,不知道出了多少次心脏起搏器失灵的事。
没办法,院长只能让伊万回家呆几天好好想想。

“嘿,阿尔弗。”
“我在。”
“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限。”
“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限。”
“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限……”

评论(7)

热度(57)

© CVN_80 | Powered by LOFTER